Back to home

非专业产品经理眼中的“产品经理完美模型”

感谢那些别人教我的事,教我如何成就伟大和预防卑劣。—— Racoon

曾经有本书叫《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这句话从此深入人心,常见于各同事和产品部吵架时作为羞辱利器。产品经理这个职位有些特殊:高待遇、低门槛、国内高校并无直接对口的专业、成功者往往拥有与生俱来的“感觉”或者依靠堆积如山的坑爹经历睥睨曾经跋涉其中的种种卑劣。随便进一家互联网公司,遇见不靠谱产品经理的几率似乎比遇见美女的几率更高,而好的产品经理似乎只存在于杂志专栏、媒体报道和睡前故事中。

我不是产品经理,但我并不鄙视这个名号。成功伟大在旁人眼中总是简单,但亲自动手去创造过,或者是站在足够近的地方一次次观测过,才知道其中艰辛。

我不是产品经理,但我认识的产品经理也有10来个,偶尔短缺时还客串过,每天看着他们挥舞着手中的PRD舌战群儒,在数据和模型,期望与失望,光荣与耻辱中艰难挣扎,一次次跌入泥坑但永远都能做着“有一天…”的梦……其实前人早已一遍遍地把自己的感悟、经验总结、坑爹史记记录在神贴、博客、微博、畅销书籍、各种产品野史中,但非要亲自坑过被羞辱过,才能真正懂的,原来畅销书中也有认真的。

我不是产品经理,但出于对他们莫名的喜爱、愤怒和亲近,我想写下一个非专业产品经理的建议,补充一点不吐不快的马后炮,至少告诉未来的自己,如果你不幸也走上这条路,别忘了常来看看这些告诫,在被骂前先痛骂自己。


自我修养篇

比目光远大更重要的是保持下限
最能让我对一个产品经理失望的,莫过于听到他说“我也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但还是得上线啊”。除非你正处于MVP的验证阶段,或者正在激烈的竞争中希望快速起步,那么这件事还可以商榷。如果你已经拥有大量用户和不错的口碑,一个有低级错误的产品,会让用户对品牌、公司对你的个人能力,从此无法信任。如果你有充分的理由,即使是CEO坚持要上线,也应该拒绝。否则伤害的是用户,打的是你自己脸。

“善解人意”是必备利器
我喜欢产品经理们的一点是:他们大概是Geek中最善解人意的一群了。如果自认不是个善于倾听、能够放下身段从用户角度考虑问题的人,还是回去做好你的专业技术吧。

沟通永不嫌多
还有什么工作比产品经理更容易得罪人吗?需求来了:挡!设计来了:改!指手画脚的BOSS来了:抵死不从!程序猿来了:赶进度!你不需要所有人都爱你,但主动、诚恳、有理有据的沟通,可以让即使不认同你的人也知道,你真的思考过、调研过、比较过,你认真聆听过很多人的意见。你的行为和决策是出于理性思考和利益衡量,而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说了他们也听不懂!”都直接懂了还要你何用?

抄袭和借鉴中间隔了哪一条线?
独立思考。世界上可能有1000种菜单布局,但已经有了1000000个产品,所以想设计一个完全没有存在过的东西,大概做出来也会反人类。但是当别人问你“凭什么要这么做?”,你的回答是“因为XX就是这样的!”,那简直就像自缚双手蹦到别人面前说:请羞辱我吧!我就是那种不知道独立思考为何物的产品经理!

绝大多数需求都是坑爹,但所有需求背后的故事都值得挖掘
如果一个用户、同事主动提出一个需求,不管多么脑残,请理解成Ta在向你发出求助信号——他一定是被什么问题所困扰,想要解决,为了显得不那么无能,替你想了个解决方案,然后直接作为建议提供给你。他的解决方案也许很不专业、没逻辑不理性、过于个体化、不符合主流审美观,但是他遇到的问题是真实存在的,世界上没有那么多活雷锋天天没事干守在这里帮你鸡蛋里面挑骨头。

尊重程序猿,就像尊重你自己
尊重一个程序猿的最好方式,就是承认他真的比你更懂技术,以及他的产品建议(不管是否幼稚),都值得被认真聆听。如果你采纳了他的意见,请公开致谢。如果你否掉了他的建议,请正面告知并说明你的理由。就这么简单,每个人都需要被尊重,而平时默默无闻地改变着世界的程序猿更是如此。


工作流程篇

调研,拜托你一定要调研
你很博学、你很善解人意、你很会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可惜最后产品要讨好的不是你心里的“虚拟用户”。即使没有钱或人力做大面积调研,找出十来个目标用户来访谈,有多难?为什么每个产品经理都懂,但都自动跳过?

事前吵架总被事后被诅咒好
没有一个部门的意见是理所当然应该被跳过的。你想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害怕吵架害怕自己的创意被摁死在腹中害怕太多的意见干扰自己的判断,那就拜托你准备得更充分、拿出更有说服力的理由以及提高一下自己的思考能力。一群产品经理憋在小黑屋中捣鼓出的产品,就活该见光死后被无视。

如果测,请深测
徒有其表的内测比不内测更糟糕,就像先暧昧再拒绝比直接拒绝伤人更深。一个百万级PV、5条产品线的网站全面改版只内测不到两天?你以后真的好意思说这是自己负责的项目吗。

收集反馈,和客服一起站在最前线
如果悲剧已然发生,不管你躲起来还是顶住血雨腥风听取最真实的批评和建议,你都会被骂得体无完肤,但哪样更有长期价值,如果不是当事人,好像都能明白的……